本站诚实介绍"肃宁"和"香港",学习HK,推动Suning国际化。

Suning County News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香港新聞 >

“香港海港聯盟”面臨反競爭調查

本文发布时间: 2019-Jan-16
本文内容:

2019年1月8日, 香港國際貨櫃碼頭有限公司(HIT)、現代貨箱碼頭有限公司、中遠-國際貨櫃碼頭(香港)有限公司(COSCO-HIT)及亞洲貨櫃碼頭有限公司(ACT)宣布成立“香港海港聯盟”,將通過一個操作協調小組和共同采用的碼頭操作系統,提供合共23個貨櫃船泊位,占葵青貨櫃碼頭95%的泊位,而葵青貨櫃碼頭是香港最主要的貨櫃物流處理中心。

此次聯手的四家碼頭營運商分別隸屬長和旗下和記港口信托持有的HIT、九倉旗下的現代貨箱碼頭,以及中資背景中遠海運旗下合營的COSCO-HIT、ACT。唯一沒有加入聯盟的是合作運營3號碼頭的迪拜環球港務集團及澳洲嘉民集團。

僅僅相隔兩日後,1月10日,香港競爭事務委員會發表聲明表示,已就“香港海港聯盟”立案調查,主要針對該協議會否防礙、限制或扭曲香港市場的競爭,違反《競爭條例》下的第一行為守則。

這四家碼頭運營商運營葵青碼頭95%的泊位,聯盟從競爭角度看非常不理想,“他們可以提高價格,(貨)船公司亦可能因此將費用轉嫁給付貨人,直接導致付運成本增加。”香港付貨人委員會執行總幹事何立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。

近年來,由於香港港口業務持續萎縮,各大碼頭營運商絞盡腦汁力求自保。今年1月初,據香港媒體報道,和記港口信托旗下的HIT宣布全體凍薪,意即不漲薪水。2018年前三季度,和記港口信托收入挫2%至84.8億港元,凈利潤則暴跌21%至5.54億港元。目前HIT在葵青貨櫃碼頭經營4號、6號、7號、9號(北),共12個泊位,集裝箱吞吐量占整個港區的70%。

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翻查和記港口信托的財報數據顯示,截至2018年9月底的前三季度,和記港口信托旗下HIT、COSCO-HIT和亞洲貨櫃碼頭(ACT)在香港葵青碼頭的吞吐量按年下跌8%,主要受到轉口貨運量下降所致。

夕陽西下

一直以來,香港是連接東西的重要轉口港,但由於內地自貿區相繼設立,以及中國內地沿海運輸權逐步開放,香港港口的黃金時代顯然逐漸成為歷史。據悉,在香港集裝箱吞吐量中,與中國內地之間的轉運過占比超過40%,受到過去內地沿海運輸權的限制,禁止外國船舶在內地港口之間運送貨物,香港因此成為中轉地,隨著內地不斷放寬港口運輸限制,內地的港口城市將逐漸占據區域核心港口的地位。

近年香港港口貨櫃吞吐量拾級而下,由2012年的2312萬個TEU,5年間顯著下跌超過一成,降至2017年的2080萬個TEU。

2018年前11個月香港貨櫃碼頭的吞吐量進一步萎縮至1796萬個TEU,同比減少5.4%。自2005年香港失去全球最繁忙貨櫃港口的寶座以來,排名便持續下滑,目前已跌至第7位。

香港貨櫃碼頭的排名分別被上海、新加坡、深圳以至近年的寧波―舟山等地港口逐一超越,同時,釜山、廣州及青島等港口的貨櫃吞吐量增長穩定,而香港的貨櫃吞吐量仍然維持下跌趨勢。

過去逾50年來,葵青貨櫃碼頭層層疊疊的40尺標準貨櫃曾經見證了香港的經濟騰飛。香港政府於1969年采納專家報告建議,建設貨櫃港,首個碼頭於1972年啟用,並分別在之後30年不斷加建9個碼頭24個泊位。

上世紀70年代至90年代曾是香港貨櫃業發展的巔峰,貨櫃碼頭的成功帶動了整個貨櫃相關行業的發展,提升了香港經濟的競爭力。據“香港海港聯盟”引述的官方數據顯示,即便到今天,港口及物流業亦是香港的四大支柱產業之一,占本地生產總值3.2%,提供超過17萬個產業相關的就業崗位,相當於香港整體就業的5%。

然而,隨著葵青貨櫃碼頭吞吐量的不斷下滑,香港部分人士甚至建議在葵青貨櫃碼頭上蓋建樓,更為這個行業增添了幾分夕陽西下的色彩。

事實上,在香港航運物流業運籌帷幄多年的大鱷們早已“嗅到”了香港航運業後勁不足的危機。早在2005年,老牌英資財團太古在2005年宣布以29億港元將現代貨箱的全部17.62%股權出售,選擇淡出碼頭業務。

聯盟或是大勢所趨

碼頭處理費過高一直是制約香港貨櫃碼頭發展的一大痛點。根據香港立法會公布的數據,截至2017年2月,香港的泛太平洋東向航線的每個TEU的貨櫃碼頭處理費(Terminal Handling Charge,THC)每個標準貨櫃高達2140港元,而臺灣、深圳、新加坡分別為1428港元、1144港元、1006港元,同時香港的歐洲、亞洲內陸航線的處理費亦遠高於臨近地區其它港口。

恒生管理學院(下稱恒管)利用葵青貨櫃碼頭的實際貨運數據,進行碼頭往來運輸(Inter-Terminal Transfer,ITT)優化模擬測試顯示,如果各大頭營運商整合碼頭操作,共享泊位、吊機和貨櫃堆場等設施,將減少每年逾29萬次的碼頭往來運輸、49%碼頭地面交通流量,每艘貨輪的平均等候時間亦可減少近一小時,船公司每年可節省8800萬港元的碼頭操作費。

恒管決策科學學院副院長黃惠虹坦言,船公司以聯盟形式經營已是行業的大勢所趨,他們會共用一艘大型貨輪運輸,並在指定港口再分船到其他地方,香港貨櫃碼頭的中轉貨占整體運輸量超過70%,每年ITT次數高達數十萬次,ITT次數增加意味著更多的貨櫃箱處理時間及運輸費用,直接削弱香港港口的競爭力。

業內人士指出,全球前十大的船公司占2018年市場運量的77%;隨著東方海外加入中遠海運成立海洋聯盟,而且日本三大船公司合並之後,前十大船公司的市場占有率將進一步提升至82%,在與貨櫃碼頭營運商談判時擁有更大的議價能力。

集中度不夠、各自為政亦是香港貨櫃碼頭發展的一大障礙。目前,香港葵青貨櫃碼頭由五大營運商共同營運。相比之下,大多數國家的貨櫃碼頭業都只有一家或數家營辦商。港口市場的集中度不斷提升,根據德魯裏的數據顯示,2016年全球碼頭運營商的集中度達60.9%,較2015年增加1.1個百分點;前六大全球碼頭運營商共完成權益吞吐量2.32億TEU,約占全球總箱量的30%,同比增長1.53%。

拓展高增值海運服務

美國作家斯賓塞·約望遜的暢銷書《誰動了我的奶酪?》(Who Moved My Cheese?),曾生動揭示了在身處瞬息萬變的時代,唯有“變是唯一的不變”的生存真諦。

目前,香港貨櫃碼頭面對內外夾擊的競爭局勢,在華南地區有大量港口如深圳蛇口港、廣州南沙港等供華南地區貨物付貨人及航運商選擇,而在泛東南亞地區亦有眾多樞紐港口如釜山港、高雄港、基隆港、新加坡港等,供航運商作為轉運業務的據點。

粵港澳大灣區“大小港口錯落,互相依存”,已形成龐大的港口群,目前擁有香港、深圳和廣州三大世界前十的集裝箱港口,2017年三大港口集裝箱吞吐量總計超過6600萬標箱,其中香港港口的每年貨櫃處理能力合計約2000萬TEU,排在深圳、廣州之後。

對於在粵港澳大灣區內,未來香港港口的定位問題,香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曾表示:“香港港口與大灣區內其他港口各自有其分工定位。香港港口是南中國貨物的集散地和區內重要轉運樞紐,而大灣區內的其他主要港口,例如蛇口、鹽田、南沙等,則以直接貨物運輸為主,故不存在放棄香港港口的命題。”

在他看來,隨著大灣區發展的推進,大灣區內各港口會在優勢互補下,各自發展所長,從而提升整個區域的物流實力。香港則將聚焦於繼續強化轉運港功能,同時積極拓展高增值海運服務,發揮好“超級聯系人”的作用。


(本文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。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Suning County (肅寧縣 ; 肃宁县) (traditional Chinese: 肅寧縣 ;
simplified Chinese: 肃宁县 )

Suning Internationalization

根据中国《地名管理条例》第八条规定,
"肃宁"的字母拼写为汉语拼音 suning

本网站诚信介绍"肃宁县"(Suning County, China),Suning 是中国地名。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》第五十九条规定,注册商标中含有的地名,注册商标专用权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。

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》第十二条和第十四条、《伯尔尼公约》等国际版权公约的规定,本站对部分文章享有对应的著作权。网站绝非简单内容堆叠,也并非网站网址模版。


2019-May-20 12:36am
栏目列表